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聚焦中化

喀麦隆HEVECAM橡胶园运营副总监刘海鹏: 管理一个面积几乎与新加坡相等种植园的挑战

时间:2017-03-2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视力保护色:

“喀麦隆的失业率非常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整个就业比例不到劳动人口的20%。我们吸纳就业近5000人,这对喀麦隆是最大的贡献。”

2016年10月,HEVECAM橡胶园距离克里比深水港只有70多公里,但这段路程走了2个多小时。雨后的红色土路已经变成一段段大水坑,即便是紧紧抓住越野车的扶手,头也时常会被撞到车顶。

当进入到橡胶园时,瞬时被热带种植园美景吸引,在高大的橡胶树的遮蔽下,一条蜿蜒的红色小路通向远方,每棵橡胶树上都有螺旋式的割纹,树下一个个小杯子接住树流下的液体,橡胶凝固后变成一个个的白色的“小馒头”,“小馒头”们被堆放在树下,像一座小山。

如果读过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到达橡胶园中央办公区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果把停车场的汽车换成马车,这里就是塔拉庄园的再现。

这里的人们穿戴整洁,举止文雅,平和安详,有人会面带微笑主动与你打招呼,清澈的眼神在传达着对生活的无忧,与我在喀麦隆任何地方见到的人都不一样。这里是洞天福地还是世外桃源呢?当见到橡胶园运营副总监刘海鹏时,所有的疑问得到了解答。

中化国际在喀麦隆收购兼并、投资有两个橡胶种植园,HEVECAM橡胶园只是其中之一,位于距离杜阿拉218公里远的Niete区;另外一个SUDCAM种植园(SUD CAMEROUN HEVEA SA)面积约6万公顷。

自2007年起,中化国际不断在东南亚和非洲向天然橡胶的加工、种植等中上游业务领域拓展。2007年收购马来西亚欧马橡胶加工厂75%的股权,构建起天然橡胶业务海外拓展的桥头堡;2008年收购新加坡上市公司GMG Global Ltd 51%的股权,进入天然橡胶上游种植领域;2012年,收购比利时SIAT集团35%股份,其种植园资产位于非洲的科特迪瓦、加纳、尼日利亚和加蓬四国,主要业务为天然橡胶和油棕的种植、加工、生产和销售。截至2015年底,中化集团已发展成为集种植、加工、营销于一体的天然橡胶产业服务商,建立起覆盖全球的全产业链版图。

中国驻喀麦隆特命全权大使魏文华评价说:“在喀麦隆的中国企业有40多家,像中化国际这样成功的案例不太多。中化国际在喀麦隆发展的做法,是一次成功的国际资本运作,也是一次中国标准、技术、设备、管理等进入非洲并实现共赢发展的实践。”

刘海鹏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同年加入中化国际,在上海工作了10年,曾在泰国、比利时工作,2013年到喀麦隆HEVECAM橡胶园工作。

管理一个面积几乎与新加坡相等的种植园对任何人来讲都是一个挑战,在刘海鹏的带领下,我参观了橡胶园的村庄、苗圃、医院、学校和橡胶工厂,无论走到哪里人们都会和他打招呼,扯上两句,显然这里没有人不认识他。

种植园就是一个小社会

《21世纪》:这里的人为什么与我在外面见到的不一样,无论从穿戴还是言谈举止,为什么?

刘海鹏:橡胶园是1986年建成的,当时有17个村子,现在增加到18个。每个村子以家庭为单位,由我们提供住房、清洁水和电力,住房是免费的,未成家的单身人士提供一间16平米的房间,每个家庭提供32平米的住房,新盖的房子是56平米,两室一厅。电费、水费是计价收费的,但是当公共电网停电时,用我们自备发电机发电,这是不收费的。

《21世纪》:来的路上我看到了你们的医院。

刘海鹏:那是我们的综合医院,有140张床,可以做简单的手术,比如阑尾炎手术、包括手外科手术。除了内外科儿科,还有眼科、产科、牙科,我们有外科手术室、血液化验室、X光、B超室,这些设备是在私有化以后添置的。我们的员工享受公共医疗,看病可以报销75%,员工家属报销50%。所以我们的员工把家属从更远的地方接来看病。除了综合医院,每个村里都有卫生所。我们一共才有两名主治医师,有70多名护士,如果医生看不了的病会转到雅温得和杜阿拉的医院。医疗保障是我们企业的社会责任,但是可以获国家50%的税务减免,医疗支出每年200万美元,我们可以从政府要回100万美元。但是有一个问题,国家的钱拿走了再想要回来很难。到今天为止政府还欠我们600万美元。

《21世纪》:可以理解,喀麦隆政府正在举全国之力搞建设,钱紧。

刘海鹏:种植园现有雇员4800人,今年年初是5300人,上个月我们裁了600多人,公司要降低成本。

《21世纪》:这么好的福利,被解雇意味着要搬出村子,不会有争议吗?

刘海鹏:没有。我们遵守当地法律付离职费,按照工作年限每一年付一个月的工薪。我们这里的员工都要参加喀麦隆社保局的社保,从60岁以后可以向社保局审领退休金,90%是我们负担的。虽然整个种植园园区的人口只有4800人,如果把家庭包括在一起共有3.5万人,一个家庭基本都有4-5个孩子。所以在每个村里都有幼儿园和小学,一共有36个幼儿园和学校,包括一所双语学校和一个职业高中,一共有300多个老师,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共有8000多个孩子。公司配了5辆美国的校车,从不同的村落里接送高中以上的学生到中心学校读书。

《21世纪》:种植园俨然是一个小社会。

刘海鹏:是的,为了维持常住人口的秩序,我们有两个宪兵队,一共40个武装宪兵,并配有轻型武器。因为3.5万人在一个密集的作业面生活,加上我们这里是一个选区,是需要维持秩序的。同时还有270人左右的保安队驻守。宪兵队的支出由中央财政支出,保安队部分是由种植园支出。比较特殊的是我们还要保护区内的俾格米人(Pygmies),历史上,他们曾是非洲中部地区的主要居民,是喀麦隆的少数游牧民族。一共有几十个人,他们白天生活在树上,晚上生活在地上,我们有责任照顾他们,比如提供免费的医疗等。上面讲到这些,可能就是你感到不太一样的原因所在,在喀麦隆住房和医疗是比较大的支出,种植园基本上都负担了。

我们还要担负一些政府的职能,比如道路的维修,你今天体验过很差的道路,今年受厄尔尼诺天气的影响,整个雨季从3月份到今天没有停过,没有时间修道路。这条道路由三家公司出资维护,除了我们之外还有棕榈公司和木材公司,那两家是法国公司。

成功的国际资本运作

《21世纪》:能否介绍一下公司的情况?

刘海鹏:我们全称叫喀麦隆热带橡胶植物公司。最初建立于1975年,是世界银行出资1.2亿美元的扶贫项目,种植天然树橡胶。占地面积410平方公里,相当于三分之二个新加坡或北京三环以内。最开始橡胶园是喀麦隆的国有公司,1996年金融危机后私有化,以一亿美元出售给新加坡GMG全球公司(GMG Global Ltd),也就是我们的前身公司,当时通过私有化收购了90%的股权,剩余的10%由政府持有。2008年中化国际以1.2亿美元完成对GMG51%的股权收购,共同成立了喀麦隆GMG国际橡胶公司。当时也是中化国际第一次并购海外上市公司。

《21世纪》:在私有化浪潮之前,喀麦隆所有的企业中,国有公司所占的比重是多少?

刘海鹏:到目前为止,橡胶园是这个国家第三大企业。如果从就业视角看,喀麦隆政府排第一位,排第二位的是喀麦隆发展公司(Cameroon Development Corporation,CDC),这家公司非常大,以种植橡胶、油棕和香蕉为主,橡胶的种植面积和我们目前是相当的,有雇员2.2万人。我们是第三大企业。在私有化之前大的国有企业估计不会超过10家公司。喀麦隆的失业率非常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整个就业比例不到劳动人口的25%。我们吸纳就业近5000人,这对喀麦隆是最大的贡献。

最重要的是土地与价格

《21世纪》:喀麦隆的土地价格怎么样?

刘海鹏:橡胶园获得的土地租期是100年,年租金30万美元,相当于每公顷土地不到10美元。2012年我们又获得了新的1.9万公顷(190平方公里)土地开发权。中化国际在喀麦隆还有第二个投资为6亿美元,获得了7万公顷土地种植橡胶。

目前南方种植园的土地面积是4万多公顷,已经种植橡胶树的面积是19504公顷,种植率50%左右。其中成熟的胶林面积是14000公顷。但是树龄结构有问题。橡胶树的经济寿命为35~40年,这个公司成立于1976年,到现在已经40年了,第一批树已经进入老龄,因为私有化投入1亿美元收购后缺乏现金流,就没有再拿钱复种橡胶树。目前产胶效率很高的青年树占了20%,老龄树占了70%。我们要通过10年的努力将青年树变成70%,老龄树降为20%。总部已经批准种植园的计划,到2020年,每年将复种1000公顷,2016年1000公顷复种的指标已经完成了。

《21世纪》:目前橡胶产量如何?

刘海鹏:每公顷产量为2.3吨,部分区域可以达到每公顷3吨,已经达到世界较高的水平,未来的目标是达到3.5万吨。我们的橡胶加工厂有3500吨的加工能力,主要产品是乳胶和干胶,日常生活中用到的乳胶手套、乳胶枕头、床垫等,首要用到乳胶;而干胶是用来做轮胎的。目前橡胶加工厂干胶生产能力是28000吨,乳胶加工能力是7000吨,这些成品橡胶仅仅作为轮胎原料卖给大跨国公司,客户是普利司通(Bridgestone)、固特异(Goodyear)和德国大陆(Continental )等。我们“走出去”也承担了国家战略安全储备的功能,一旦国家需要,会毫不犹豫地把橡胶运回中国。

《21世纪》:目前中国市场橡胶的供给与需求怎样?

刘海鹏:橡胶、棉花、粮食、石油统称为四大战略资源。新中国成立之初,我们是用大米换橡胶,后来遭遇西方国家的封锁。1954年华侨雷贤钟从马来西亚带回橡胶良种,在海南培植芽接胶苗及芽条,并全部成活。1956年周恩来总理在北京接见他时,称赞他带回的橡胶良种“比金子还贵重”。后来在全国建立了一些橡胶种植基地。

目前海南每年有30万吨天然胶的产量,云南也是30万吨的产量。我国是世界第一大橡胶消费国,但中国天然胶自给率严重不足,80%的天然胶需要进口,中国橡胶年消费量为360万吨,每年有300万吨的缺口,需要依靠进口。目前全球橡胶的消费量在1100万吨左右。据国际橡胶组织(IRSG)统计预测,全球天然橡胶的年供需缺口近110万吨。橡胶的主产区在泰国和印尼,产量占世界的一半以上,非洲的橡胶产量约占世界产量的6%左右。

我们在非洲投资,最重要的是土地与价格,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给你这么大的土地,如果在亚洲获取土地的成本会高出很多,所以盛产橡胶的非洲成为中化国际的战略要地。

大宗商品价格冲击

《21世纪》:2008年后受金融危机影响,大宗商品价格受到很大冲击,橡胶行业又如何呢?

刘海鹏:2010年时我们的最高营业收入达到过9600万美元,之后开始一路下滑,2011年为5100万美元,2012年继续下降到2700万美元,2015年只有1222万美元。我们的运营成本是固定的,营业收入的变化是由于市场价格变化所致,利润的变化反映的是产品价格的变化。受金融危机影响,在2008年年底,天然橡胶的价格降到最低点,每吨不足1200美元,之后全球天然橡胶价格依然保持低价位很多年,但是据《欧洲橡胶杂志》的信息,英国行业调研机构“橡胶经济学家”(The Rubber Economist Ltd)称,2016年和2017年天然橡胶和合成橡胶消费量增长将会上升。这一趋势预测很可能会导致未来两年橡胶价格上涨。我们预计2017年会有正向的收入,2018-2019年将有1300万美元与2600万美元的营业收入。

《21世纪》:中化国际在2008年投入1.2亿美元,按照你的数据, 2013年之前已经收回了投资?

刘海鹏:是的。2016年7月份国资委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骆玉林等人考察了HEVECAM天然橡胶种植园,对中化国际国有资产的增值保值给予充分肯定,并勉励我们为实现中化国际天然橡胶战略使命再立新功。

《21世纪》:克里比深水港一期已经建成,将会节省运输成本吗?另外你们是否打算在工业园延长产品的产业链,比如深度加工?

刘海鹏:克里比深水港的建成对我们非常有利,克里比港口与我们的直线距离只有8公里,如果修一条公路,可以节省运费80%左右。目前我们的货物走杜阿拉港,两者之间的距离是220公里,每吨产品运输成本是70美元。如果送到克里比港的话,仅仅需要12-15美元。另外我们也向工业园递交了50公顷土地的申请,计划建立集装箱倒载中心,现在仅仅是文件申请阶段。关于深度加工,我们没有这个打算。

严格遵守土地界限

《21世纪》:中化国际在喀麦隆还有另外两个新的种植园项目,大面积建设种植园,是否对环境有影响?

刘海鹏:喀麦隆国家林业部、农业部把土地评级分红、绿、黄、粉四个颜色,红色代表原始森林,并成立了三四个国家森林公园,在国家公园内不能有任何开发,里面栖息着大猩猩、长颈鹿、大象等动物,这说明喀麦隆政府已经把原始森林保护起来了。他们只是把次生林或者已经被砍伐的树林划拨给公司发展,我们的土地评级使用的是粉色级别的土地,划拨给我们的时候已经认定了这里可以发展林业农业经济。只不过这项标准与热带雨林保护组织的口径有出入,所以才会有种植橡胶会破坏森林的说法。我们使用的土地是经过政府批准划定的,我们严格遵守土地界限,种植橡胶总不太可能去撒哈拉沙漠吧。

《21世纪》:热带雨林保护组织是什么机构?

刘海鹏:对,目前我们向“雨林联盟”(Rainforest Alliance )申请了可持续农业发展网络资质的认证。这是一家国际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他们的使命是通过改变土地利用模式、制定长期的资源利用和维持生态平衡。这项认证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如果有“雨林联盟”的认证,可以增强产品的议价能力,比如原来产品在国际市场可以卖100块钱,有了这项认证可以卖到102块钱;其次,如米其林这样的跨国公司,拥有这项认证是与他们做交易的门票,没有这项认证一切免谈,他们希望更多的企业承担起社会的责任。

目前种植园获得了由国际标准化组织制订的环境管理体系标准ISO14001,橡胶加工厂获得了质量管理体系核心标准ISO9001认证。目前我们喀麦隆投资达到10亿美元,其中我们的大型天然橡胶种植园SUDCAM明年有产品下树,可以开始割胶了,成熟胶林已经有6000多公顷,可以说在喀麦隆橡胶种植领域已经初具规模。

首席记者 赵忆宁 HEVECAM橡胶园报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