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化党建 > 员工风采

捍卫公司利益的“偏执狂”——记中化集团创业楷模、股份公司法律部总经理於乐民

时间:2012-03-02     来源:集团公司
视力保护色:

在看不见硝烟的法律战场,他不畏艰险、冲锋陷阵;在“尔虞我诈”的谈判桌前,他拿捏分寸、据理力争;在法律部的大家庭里,他鼓励分享、知无不言。

二十三年时光,一系列险象环生的大案要案和项目谈判,让於乐民从一个象牙塔中走出的莘莘学子,成长为精于专业、敢于直言的企业利益捍卫者。

摸爬滚打 修成“火眼金睛”

“他反应很快、涉猎很广、注意归纳,又能触类旁通。”中化勘探开发公司财务总监林渝从2001年起,就开始和於乐民一起为公司石油上游项目奔走,可谓“资深战友”,“他能从不同的角度发现问题,提出有价值的意见。”

而於乐民这双为人称道的“火眼金睛”,却都是在一场场残酷的摸爬滚打中“炼”就的。作为企业利益的守护者,法务在重大项目的并购前端过程中,必然发挥着关键作用。即便小心再小心,谨慎还谨慎,仍要经历惊魂时刻。

於乐民也不例外,十几年前一次海外诉讼经历,让他至今心有余悸。也是从那时起,他不再对律师和顾问的话“言听计从”,而是更多地进行独立判断。

在一次投资项目谈判中,经过艰苦的讨价还价,双方在新开发方案的商业条件上达成一致后,大家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主体框架协议的起草上。“这时,对方催促我们立即签署一份开发计划,幸亏我方外聘的技术人员不经意的询问让我们及时警觉起来,意识到这个文件其实是有约束力的合同性质的法律文件。”於乐民回忆道,“一旦签了,我方谈判地位立刻改变,因为对方可以推翻还没有落在纸面上的协议,强迫我方接受更加苛刻的条件,如果不接受,他们就可以提出巨额索赔。”

站在悬崖边上、已经迈出一脚的於乐民不禁打了个寒战,瘫坐在沙发上,在庆幸这一步没有落下之余,更深刻地体会到“商战”的凶险。

正是这样的经历,让於乐民在从事重大交易时不断去琢磨是否还有另外一种情况,于是他成了众人眼中的“偏执狂”。於乐民总是告诉新来的法务员工:“英美法学院的教学目标主要是培养法律专业的学生学会‘think like a lawyer’;而律师思维的核心简单概括就是两个词:what if:无论在起草法律文件还是谈判,一个律师需要做得就是不断地探询:如果情况是这样,会怎么样?这样的探询应该竭尽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因此,要想成为一个好的律师,首先必须是一个‘偏执狂’;而只有‘偏执狂’才可能成为一个好律师”。

在这样的思维方式下,1996年以来,於乐民带领伙伴们,为公司挽回了巨额经济损失,避免了许多损失的发生。 “在他的眼里,公司利益最大。”林渝说,“他非常热爱中化,这是我们大家能够信任他的基础。”

“直言不讳”,这是与他共过事的同事们的一致评价。“我不喜欢言不由衷,我知道自己的‘耿直’,让别人觉得这人是个‘傻冒儿’,有时也让人‘可恨’,但我是说真话和实话的人,而我的职业也要求我这样做,”於乐民如此评价自己。

唇枪舌战 练就“铁齿铜牙”

“他知道西方的游戏规则,了解谈判对手的想法。”曾和於乐民一起共事的石油中心法律部总经理张海枫如是说。在谈判桌上,有时说Yes,其实是No的意思,必须讲究策略。“於总会用西方人能理解和接受的表达方式,去阐述观点,争取利益。”

“他很犀利,能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风险意识极强。” 曾和於乐民共同参加过多次谈判的王威对他的“铁齿铜牙”印象深刻。在同事们的印象中,摔电话、黑脸、转身就走、冷嘲热讽、严词呵斥甚至破口大骂,各种谈判手段,别人很少用的手段,於乐民都一一用过。“谈判桌上的地位,一定要靠自己去争取。”於乐民说。

“如何去使用策略,则是他多年知识和经验积累所形成的特殊能力和气质。”公司法律部副总经理朱华芳如是评价。面对一次赔偿金额巨大的棘手谈判,於乐民仔细翻遍了所有资料,洞察到对方不愿意拖延,更担心因可能的反诉而承担责任,于是从公司治理结构、案件跨国执行问题和反诉等方面,一一化解对方的“出招”。

尽管在谈判桌上,於乐民精力充沛,但年岁已近“知天命”的他,每次都要和失眠和时差作斗争。“最累的项目,只有短短的三天半时间,连续谈了76个小时,十多个协议。”勘探开发公司法律部总经理王娜告诉记者,“有一次谈判的休息间隙,於总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在大约半个小时后,王娜极不忍地叫醒了他,没想到於乐民醒来后马上就把自己的观点清晰地亮了出来。“似乎睡觉时,他都在想着怎么去谈、去争。”王娜说。

博学兼听 打造“学习团队”

“常年做法律工作,容易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但於总不仅在法律上有自己的判断,而且在商业上也非常有感觉。”很多熟悉於乐民的人都如是评价。

“我很幸运,刚进入公司就被派到美国常驻工作四年,近距离地观察西方企业管理和做交易的方方面面;回国后正好赶上公司的清理整顿,负责海外的一系列大案要案,对商场的险恶和交易的风险得到许多珍贵体验。”於乐民回忆起在美国的日子里,他曾为一个项目采用哪种产品方案效益更好,花两个星期,自己动手,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地做了个估值模型。从那时起,他就开始走出狭窄的法律世界,直到如今,仍对未知领域的知识充满渴求。

“公司法务人员对公司价值的贡献,实际上,更多、更大地体现在因为他们的干预避免了损失发生,而这些往往不容易感觉,并且无法证明”,於乐民说。

法律更多是实践。於乐民非常重视培养公司法务人员的动手能力:第一次看着做、第二次学着做、第三次必须自己做。刚入司的刘海成直接就被扔进了项目的“战场”。“在工作机会上,我会尽量让每一个法务人员有均等的锻炼机会。”於乐民曾前后派九名同事去迪拜实习,让大家了解石油上游的法律业务与实践。现在借处理案件的时机,派员工到律所去实习,也已成为法律部的惯例。

从2010年起,他还要求法律部的每一个人在做某一项目或案件时,必须将其收到或发出的每一个电邮都转抄给部门的所有人。在他的推动下,现在全集团的法律人员都会定期撰写日常法律经验总结,互相评分。“於总养成了随时与部门同事分享他的从业经验和心得的习惯。在一次重要的谈判回来之后,他写了一个14页的谈判记录,发给部门同事学习分享,并给大家详细讲述,分析得失。”朱华芳说,我们也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甚至和他争辩。“尽管他经常很固执地坚持自己的判断,但一旦他意识到自己错了,马上就去改正。”林渝也深有同感。

在於乐民的推动下,从2008年开始,法律文档管理平台上线,确保业务知识和经验的及时分享。这让现在法律部的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

现在,於乐民更多着力于改善公司法律管理的问题,“希望在集团公司法律管理体系上,取得些突破性的成就”他说。

作者:唐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