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影响与启示

文/

陈茜 集团创新与战略部副总监

美国敢于挑起对全球主要经济体,尤其是对中国的全面贸易战,凭借的是其美元霸权以及在科技、军事上的绝对优势,优势的维持是以其遥遥领先于全球的雄厚科技实力为支撑

中美贸易战对我司业务会有一定影响,但由于对美业务规模相对较小,影响不会太大

7月6日,美国宣布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进口关税,发动了迄今为止全球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中国同等力度的反制措施也于当日生效,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如果中国反击,将把征税规模从目前的500亿美元增至4500亿美元。近日,又再次威胁,要对中国价值5000亿美元的全部输美产品征税。

实质是中美战略博弈加剧

从中国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不断上升,加入WTO后更是急剧提速,目前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中国GDP超过12万亿美元,美国为19万亿美元,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不到5万亿美元;中国商品出口金额2.26万亿美元,是全球第一大货物出口国,美国为1.55万亿美元,日本只有0.69万亿美元。

若照此趋势发展,预计2028年前后,中国的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这些都是我们在讨论中美贸易战时必须正视的现实。

从美国看,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美国制造业逐步走向“衰落”,“流失”近1/3的低端就业岗位,失业率激增,贫富差距拉大。但深入观察不难发现,主要是处于价值链中下游的低端岗位向海外低成本地区转移,这个转移过程是在美国对制造业价值链充分掌控的基础上主动完成的,并未造成美国制造业实力的急剧下降。

但低端就业岗位流失、贫富差距拉大的经济现状,正是特朗普成功逆袭总统和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此背景下,美国发起了对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贸易战,中国作为美国第一大贸易逆差来源国,自然成为美国贸易战的主要攻击对象。

从本质上分析,贸易政策仅是外交政策的一部分,外交政策制定的目的又是为国家核心利益服务。那么,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一是维护其意识形态并在全世界推广;二是确保美国在科技和军事上拥有绝对领先的优势;三是促使美国能在全球市场开展自由公平的交易,保护其在全球的商业利益。

美国认为,中国在以上三大利益方面都对其形成或正在形成重大挑战。由此推论,当下的中美贸易战,直接目的是鉴于两国贸易领域失衡,需要迫使中国进一步对美开放市场,减少贸易逆差;深层次目的则是试图重演80年代“美日贸易战”,以期达到遏制中国崛起的目的。

2018年的美国《国防战略报告》,首次将中国定位为“战略性竞争对手”。美国国内三股主要的政治力量,也在反对中国问题上达成高度共识。可以想见,这些都将会促使中美贸易摩擦呈现长期性和复杂性的特点,且后续可能扩大到科技战、金融战,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和足够的心理准备。

对我司影响几何

我国每年出口总额超过2万亿美元,从短期看,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对所涉行业、企业,会有局部阵痛,但中国经济体量大、韧性强、市场回旋余地和腾挪空间大,目前还不会伤筋动骨。一是加征的关税部分可通过产业链上下游的转嫁来共担,并不会完全由我国企业负担;二是推动国内市场进一步有序开放以对冲贸易战的影响;三是定向降准释放7000亿流动性,支持实体经济;四是通过扩大内需来缓解贸易战的影响。以目前征税清单测算,中美贸易战短期可能使中国GDP增速降低约0.8个百分点,但中国经济增速仍可保持6%左右。

具体到石油和化工行业,2017年我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贸易逆差1974亿美元,但对美贸易顺差26亿美元,是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总额的1%,位列贸易顺差行业第8位,并不是构成中美贸易顺差的主要行业。

从目前对石油和化工行业的征税清单看,中国提高了能源进口关税,维持了对新材料行业的关税保护,将为国内企业赢得进口替代的时间和空间;与4月的加税清单相比,美国大幅增加了对化工品的征税,征税对象以橡胶及其制品、塑料及其制品、部分化工中间体以及石化产品为主,短期内对国内石油和化工行业影响有限,但需关注后续贸易战升级的风险。

从中化看,美国不是我司主要贸易国,在拟征税清单中涉及我司进口产品和出口产品对美贸易额均不大。2017年,我司对美出口额仅占我司出口总额的2.6%;进口总额仅占我司进口总额的1.9%。从对美投资看,我司在美投资企业主要有3个,所生产的产品主要在美国本土销售。所以总体看,中美贸易纠纷对我司业务会有一定影响,但由于对美业务规模相对较小,影响不会太大。

与对贸易领域的短期影响相比,中美在长期战略上的碰撞及可能在科技、金融等领域的短兵相接,这些才是更大的战略风险。当下,我国金融改革(“去杠杆”和控制资产价格泡沫)进入深水区的关键时刻,若美国从贸易、科技和金融三个方面向中国发起全面攻击,将会迫使我国经济面临较大的外部压力。

终极应对在创新

美国敢于挑起对全球主要经济体,尤其是对中国的全面贸易战,凭借的是其美元霸权以及在科技、军事上的绝对优势,优势的维持是以其遥遥领先于全球的雄厚科技实力为支撑。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令世界瞩目,带来举国自豪感的同时也让不少国民滋生出自满情绪。中美贸易战尤其是“中兴事件”不啻为一剂强烈的清醒剂,在认清中美之间存在的巨大技术差距的同时,也让我们对中化的创新尤其是科技创新有了更深刻的思考。

从创新主体看,关键在领军人才。首先,要将研发领军人才队伍建设放在首位。研发要因“神”设“庙”(研发平台),“庙”的规模取决于“神”(研发领军人才)的水平和能力;其次,希望设立相关制度,让公司各级新入职的应届毕业生都有机会在研发或生产一线接受定期锻炼,既培养产业意识和创新意识,也为公司科技创新储备人才,这与华为倡导的“猛将必起于卒伍”的理念一致。

从创新方式看,在加大开放式创新的基础上,要坚持以科技创新为核心。构建中化“四位一体”的创新体系,核心就在科技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也要以核心技术为支撑,否则就无法形成核心竞争能力及稳定的盈利模式,也无法通过构建技术壁垒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互联网近20年的发展,业务相对稳固的只有阿里、腾讯、百度与网易等屈指可数的几家企业,其他企业大都面临或大或小的困境。京东、爱奇艺、新浪微博股价表现不错,但盈利前景依旧让投资者担忧;360、易车网、搜房网等遇到发展瓶颈,股价持续下跌;唯品会、新浪、搜狐、途牛等更是面临业绩大幅下滑,市值较高峰期出现暴跌;趣店、优信等新上市企业上市就遇冷,股价“跌跌不休”;数百家曾完成巨额融资、显赫一时的明星企业已从市场消失。经历近20年的发展,各种互联网商业模式基本都完成尝试,未来有价值的商业创新会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

从创新文化看,一是创新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要不断摸索、允许试错,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让广大创新者能够耐得住寂寞,能够心无旁骛地投入创新项目;二是由于创新的不确定性,战略要瞄准正确的大方向,但并不追求精确,要为适应不确定性留下调整的空间;三是要以“科学至上”为指引,帮助日益庞大的组织始终充满创新的活力。创新要做的就是与众不同,要鼓励另类思维,不唯上,只唯实,不能仅赶时髦追求“理念创新”,更要重视“实践创新”,要有足够的耐心和坚持,将创新的理念付诸实践,产出创新成果,为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创新收益。

浏览: 5880 次